社評
  給公眾一個看得懂的賬本,既是責任政府題中應有之義,亦是實現公眾對公共財政有效監督的前提所在,不能含糊。
  國務院辦公廳近日印發《2014年政府信息公開工作要點》(以下簡稱《要點》)。《要點》要求“逐步建立地方各級政府及其工作部門權力清單制度”。提到政府預算和決算公開時,用了“全部公開到支出功能分類的項級科目”的表述,以往文件中的表述大多是“一般項目公開到款級科目,重點項目公開到項級科目”。
  什麼叫“項級科目”與“款級科目”?政府預算和決算公開從“款級”到“項級”之進步意義何在?我國的財政預算和決算科目一般分為“類、款、項、目”四個級別,這意味著從“類”到“目”,越往後越細緻。政府預算和決算公開從“款級”到“項級”進化,是提高公共財政“能見度”、打造高效與透明政府之舉,進步意義在此。
  從近年中央政府預算和決算公開情況來看,“項級”逐漸走進公眾視野。從2011年開始,中央公共財政本級支出預算表中的教育、科學技術和農林水事務支出等重點支出,已細化公開到項級科目,開了一個好頭。然而,越往下走,公共財政領域“霧霾”越重,“透明度”越低,即使是省級政府部門公開的預算和決算,往往也惜墨如金,沒有細化到“項級”。當然,廣州在這方面可圈可點。不久前,廣州市政府相關機構和部門在全國率先曬出被稱為“四公”的會議費預算,博得社會好評。
  一直以來,我國財政預算制度呈現三大特點:總預算分為預算內和預算外兩部分、預算精細化缺失、預算公開程度不足。三大特點疊加,放大了財政預算制度的漏洞。於是,提高政府預算和決算的精細度和透明度成為公共財政管控的前提與抓手,社會呼聲甚切。然而,失於粗疏的公開,公眾很難從籠統的、抽象的數字中獲得具體的信息,並對預算的合理性作出準確判斷。譬如出國費用,乍一看,一些部門公開的出國費用並不高,一旦公佈出國人數、批數,再作簡單除法計算,該部門人均出國費用高不高、合理不合理,一目瞭然。公開科目越細,越方便於監督,進步意義在此。硬幣另一面,水至清則無魚,越透明越不利於“混賬”,阻力亦在此。
  因此,在政府預算和決算公開的粗與細的意見上,出現一定程度的分化,甚至還有專家跳出來替人背書,說什麼政府預算公開並非越細越好,理由是:“內容過於瑣碎,公眾未必看得清楚,反而政府部門要投入大量精力,增加公開的成本”。公開固然需要一定成本,不公開的風險更高,奢靡之風、鋪張浪費乃至中飽私囊,孰重孰輕?許多公共財政制度嚴厲的國家,政府預算支出做到筆筆有交待,一點都不能含糊。如倫敦市2010年11月的預算報表有50多頁,附有清晰的目錄,公眾可以查到哪個職位、哪些工作究竟花了多少錢。
  以這個標桿量度,哪怕公開到“項級”,也還不能稱作盡善盡美。能否將國務院相關規定不折不扣地落實,不“跑冒滴漏”,還當存疑。即便坐實,“項級”之下,還有“目級”,仍有細化空間,可謂細無止境。給公眾一個看得懂的賬本,既是責任政府題中應有之義,亦是實現公眾對公共財政有效監督的前提所在,不能含糊。  (原標題:政府預算公開“細無止境”)
創作者介紹

8月21日

od51odot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