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奪刀少年”柳艷兵和易政勇將於7月2日、3日參加單獨高考。
  離這場遲來的高考還有不到24小時,在位於宜春市第三中學附近的一棟老樓內,柳艷兵和父母在一樓那間居住了大半年的出租屋內準備吃午飯。1日中午,母親易會林和剛從學校放假回來的姐姐柳艷林下廚,給柳艷兵燉玉米排骨湯。
  屋內一角,兩張塑料凳上分別放著砧板和電磁爐,地上放著電飯鍋——這些組成了家中的“廚房”。易會林切菜時得彎著腰,柳艷林則須蹲著才能洗菜。
  “甩手掌柜”柳艷兵坐在客廳的床邊,一會兒看看正在忙碌的母親和姐姐,一會兒看看手機,半天不發一言。
  過了一陣子,他對記者說,他想看電影。
  記者告訴他,考完試再放鬆也不遲,“嗯,不然我答題時一走神,把解題思路寫成電影劇情就麻煩啦!”柳艷兵神色稍稍鬆弛,笑笑說。
  午飯陸續出鍋。“多喝湯,少吃辣!”柳艷林一邊盛飯一邊叮囑搶先“偷吃”了一口辣椒炒肉的柳艷兵。
  “上菜啦——”父親柳日生學著飯館大廚的樣子,端上最後一道菜。
  柳艷兵的卧室同時擔當著書房和飯廳的功能,一張小木桌被兩菜一湯和四碗米飯擺得滿滿噹噹,柳艷兵的床邊則是他和姐姐的餐椅。
  飯桌上,一家人聊著和考試無關的話題,回憶著姐弟倆小時候的趣事。
  “我現在就擔心他的身體承受不了那麼長時間的考試,他太集中精神的話頭會暈。”母親易會林說,她不想刻意給兒子做太多好吃的,以免給他增加負擔。
  “他壓力其實不小,畢竟才出院沒幾天就要上考場。但提早考試是他自己要求的,我們也只好尊重他的意見。”父親柳日生說,之前一些高校表態說願意在上學的事情上提供幫助,但柳艷兵還是擔心,萬一考出來的分數不理想,上不了好大學該怎麼辦。
  飯後,柳艷兵又坐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手機。
  “怎麼說呢,都到這份上了,那就看‘命’吧!”柳日生小聲地說著,望了一眼兒子的背影。
  在同一單元的四樓,易政勇一家吃過飯,圍坐在桌旁。不太明亮的客廳里,老舊的電視機黑著屏,並沒有新鮮事上演;易政勇一邊和父母閑聊,一邊偶爾翻翻放在桌上的歷史課本。
  “左手手掌有一半還是麻麻的,我還在吃著活血通絡的藥——不過還好,寫字的是右手。”易政勇當時被刀砍傷了左臂神經,如今紗布雖已拆封,但仍未完全恢復。
  “我們夫妻本來就沒什麼文化,也不求他考上多好的大學,只要將來比我們有文化就夠了。”易政勇的父親易明興對兒子沒有太多要求。
  對於即將到來的“戰役”,易政勇則表示:“好好休息,不想別的,考了再說!”
  為了方便接下來的考試,1日下午開始他們會到學校宿舍休息。2日一早,一文一理的他們將各自走進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戰場”,用真實的考試成績來決定下一步。
  祝福他們。 據新華社
  (原標題:遲來的高考:江西“奪刀少年”的考前24小時)
創作者介紹

8月21日

od51odot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